鸿扬家装

您的位置:首页 > 产品鉴赏 正文
制度之殇——读易中天先生《帝国的终结》有感
文章出处: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未知 | 发表时间:2014-5-30 14:33:44
第一次听到这本书的名字时,我以为是讲述西方国家历史的书籍,因为在记忆里凡是牵涉到“帝国”二字的国家,是与中国历史无关的,例如罗马帝国、德意志帝国以致后来历史课堂上常常说到的“帝国主义。直到看到书籍的副标题《中国古代政治制度批判》才恍然大悟,也极大的激起我阅读的欲望,看看易先生是如果用他独特的风格来讲述中国的政治制度。
    果然,行文完全不是古板深奥的历史课本,先生的像讲故事一样娓娓道来。书中的帝国,指的是从公元前221年秦王嬴政统一六国,建立大秦帝国,到公元1911年10月10日大清王朝灭亡之间的中国。说到秦,我们都会想到秦始皇,想到万里长城。而我是想起很小的时候看过的一部香港连续剧《秦始皇》的主题曲:“大地在我脚下,国计掌于手中,哪个再敢多说话!”小时候除了觉得粤语听起来有意思外,并未深究其中的含义。现在看来,是一种何其雄壮的气魄!“哪个再敢多说话”——这个就是君临天下的气势,就是一种高度集权,集中所有权利于皇帝一人的最简单、最明了的诠释。
    “当农业民族从野蛮时代进入到文明时代时,他们一定会把自己的社会变成一个专制社会”。书中先生作出了如上的判断。作为一个重农抑商的农业国家,古代的中国民众渴求风调雨顺的同时,也渴望安定的生活,多年的混战使得民不聊生,而大一统的专制是当时最管用的制度。秦统一六国,终止了战乱,建郡县制,中央集权初具规模。秦的迅速灭亡却让人始料不及,一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便让刚刚建立的王朝土崩瓦解。
    秦虽灭亡了,当时其创造的中央集权制度却在之后的两千余年被沿用,历史证明了这一制度的合理性,存在即是合理。但是,帝国的诸多弊病却不得不导致了一个个王朝的灭亡,新的王朝更替。易中天先生指出官员代理是帝国集权得以实现的一个重要特征,而这样的官员代理却是极易腐败的。所谓“没有约束的权力必定导致腐败”。在帝国制度下,层层代理官员运用手中的权力大肆腐败。监督监察都是属于官僚体制内的一部分,自己监察自己,必然导致监察机制的流于形式。与中国不同,西方的三权分立要求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相互独立、互相制衡。当然,不是说三权分立就完全杜绝了腐败的滋生,但是相对于三权集于一身的制度而言,要廉洁得多。人民只有守法的义务,却无监督的权利,官员的廉洁依*的不是法制的手段,而是以道德力量或某些时候严刑酷法来约束。尽管在明代有非常残酷的反腐制度和刑法,但是最终崇祯皇帝仍然免不了自缢的悲惨命运。书中提到帝国制度下,文官是给官爵给地位但是不给多少钱,更多的钱是用在军队的开支上,甚至还出现过数月文官无“工资”可发的情况。一方面是大权在握——即便是“代理”的大权,另一方面却是物质回报的匮乏,这样腐败就不可避免了。官僚越腐败,人民越是民不聊生,积累到一定程度民怨便会犹如火山爆发一般,一呼百应,王朝更替。
    没有民主的意识,一直是我对古代中国政治不可磨灭的印象。小农意识,小富即安,使得政治制度与大众分离开来。民众关心的不是政治制度的优劣先进与否,而是更加关心赋税多少,渴望安定的生活,至于民主、自由想都没想过。一句“永不加税”让汉兴盛了400余年;而西方“不自由毋宁死”的精神却推动着社会制度的不断进步。立法、行政、司法的一体化,使得官僚阶层不单是运动员,还是裁判员,都是自己说了算。高薪养廉与完善的监督监察机制是有效的胡萝卜与大棒,新加坡、日本等国的成功即是明证,而帝国制度下的中国文官,却拿微薄的薪水,妄图*文化人的硬气与道德约束来自律——要么都是圣人,要么都是在自欺欺人!
    思想文化的统一,应该也是古代帝国的创举。从“焚书坑儒”到“独尊儒术”,都是为了从思想上钳制民众。稍微有思想有文化的都信奉了“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拼命往仕途上挤。儒家学说是笔宝贵的文化产物,但是在帝国制度下,却成为统治者从思想上管理人民的工具——不敢想象一个庞大的帝国只有一种学说,好比千千万万的人长成一个模样,真是件可怕的事情。没有了新的思维,没有新的创造,死气沉沉到了帝国后期的明清更加的明显。专制的统治,需要专制的文化工具。盛唐时的开放与后来的闭关锁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历史也证明,越是开放自由的时代,各种思维的活跃,越能造就繁荣与富强。可悲的是,帝国制度却不能容忍过度的繁荣,历史都是惊人的相似:王朝建立之初满目疮痍,人民清苦,但是政局稳定,而后逐步繁荣至顶峰,随着君主及其的官僚阶层的穷奢极欲,社会开始走下坡路,动荡直至灭亡。难道真的是“不患寡而患不均”?
    帝国制度的本质,是一种高度集权的政治制度,这样的集权正如先生所说的“无法无天”。皇帝就是天子,皇帝就是法,民众没有自由意识,只有依附意识。当依附得不开心了,只能走向依附的对立,即造反。但是,帝国制度能维持两千多年决不是历史的偶然,而是由中国传统社会的特色决定的。传统的农业经济,重农抑商,鄙视商人、手工业者,没有自由的思维,没有法治意识,人治思想占据了每个人的头脑。再加上思维的僵化和单一,帝国就这样走过了漫长的历史岁月,最终走向终结。

                                   翟伟
 
走进鸿扬
鸿扬简介 鸿扬文化 鸿扬荣誉 鸿扬创新 鸿扬大事记
资讯中心
鸿扬人 鸿扬动态 媒体报道 客户感言 20周年专栏
人才招聘
社会招聘 校园招聘
400-0848-222
0731-84455182
周一至周日 8:00-18:00
(仅收市话费)

扫一扫,关注有惊喜

需求式家装 -给您一个好看好住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