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扬家装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鸿扬人 > 正文
“乐读明志,书香鸿扬”读书活动 ——《美的历程》优秀心得(一)
文章出处: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未知 | 发表时间:2018-7-7 8:51:43
         广阔学海,浩瀚无涯。为打造学习型组织,提高团队凝聚力,鸿扬集团开启了“乐读明志,书香鸿扬”读书活动,所有员工共同品读《美的历程》,了解中华民族审美意识的历史积淀过程,感受美的力量。

        《美的历程》由哲学家李泽厚所著,本书以深邃独具的目光,雄浑凝炼的笔触,从龙飞凤舞的远古图腾到明清工艺,宏观地描述了中华民族审美意识发生、形成和流变的历程,为中国美学史勾画了一个整体轮廓。以下则是鸿扬员工品读第二、三章的优秀心得,请各位赏析。

《青铜饕餮》与《先秦理性精神》
鸿扬集团产品与研发中心 张雄兵


      所谓先秦,一般均指春秋战国而言,“青铜饕餮”对应的时代则为夏、商、周。要更好的理解“先秦理性精神”,则必须要放到“青铜饕餮”之时代背景下,两相观照,更能明白其何谓“美的历程”。
 
      “青铜饕餮”对应的夏、商、周,常被儒家以“三代”并称。他们认为夏、商、周是中国治理得最好的三个典范朝代,言必称“三代”。“三代”之时帝王的道德人品和治国态度(不包括个别昏庸君王)乃是后世帝王的楷模,尤其夏禹、商汤、周文王被尊为“三王”;另外,“三代”的政治也是最有利于国家安定和人民幸福的。因此,历代帝王都标榜要效法“三代”,将之当成当世治国安民的参照标准。

 
图注:从左到右依次为夏禹、商汤、周文王
 
       但事实上,“人类从动物开始。为了摆脱动物状态,人类最初使用了野蛮的,几乎是动物般的手段,这就是历史的真相。”“战争就是这种最野蛮的手段之一。”从炎黄时代直到殷周,大规模的战争与屠杀、掠夺、奴役和压迫,是当时常态。杀掉或吃掉敌人是原始战争以来的史事。殷周青铜器也大多是为了记录、歌颂、夸扬这些战争而制作的。青铜饕餮也随着战争、野蛮、恐怖而愈来愈狰狞、凶残,是“吃人的”。并且随着氏族、部落兼并、战争,贵族与平民开始了阶级分野,一部分人成为另一部分人的变相奴隶。命如草芥,思想上也被统治者所垄断的宗教政治与等级礼法所管束。



图注:商人面纹铜钺
 
        生与死是一体两面,战争越是残酷,就越是希望自己得到安全。同样,青铜饕餮对外是威惧恐吓的符号,对内却是本氏族、部落的保护神。“这种凶狠残暴的形象中,又保持着某种真实的稚气。”我倒认为这正是神秘狰狞的保护神面对自己族人所表现出的几缕温情。但正如书中所说,“用感伤态度无法理解青铜时代的艺术”,青铜饕餮是人类在血与火的年代从野蛮走向文明的一面镜子,映衬出先民向死而生,走过血与火的悲壮命运与巨大深沉的历史力量。正如人们对苦难的表达,也只能是苦难过后的反思,人在真正痛苦的时候是失语的。也只有在文明、和平的今天,时间消散了血与火,自身安全无虞,才能从容的理解与欣赏青铜饕餮之美;甚至被提炼成装饰元素,用各种材料实现后装饰我们的日常生活空间。
 

图注:兽面纹鼎
 
        然而,任何事物均有其发展规律,从兴起,到发展,到高峰,到衰落,青铜器也逃不出这一条抛物线。青铜器经过“滥觞期”、“勃古期”、“开放期”、“ 新式期(堕落式, 精进式)”四个阶段,血与火逐渐淡去,“龙、凤以及饕餮已经完全失去了其主宰人类、支配命运的历史威力,最多只具有某种轻淡的神怪意味以供人玩赏装饰罢了”。人类终于也把饕餮关进了笼子里,把恐怖神秘的吃人神兽变为了赏玩宠物,饕餮已亡,器物焉存?
 
        我们明白从“三代”至先秦之时并非桃花源,“原始的全民性的巫术礼仪变为部分统治者所垄断的社会统治的等级法规”。在古代原始文化——“礼乐”对人思想和精神的钳制下,把原始文化纳入实践理性的统辖之下,是儒家思想、先秦理性精神让“人”取得了战胜了“神”的伟大胜利。

 

图注:战国四龙四凤铜方案


        思想上的理性是儒道互补。“儒家把礼乐服务与服从于神,变为服务与服从于人。”儒家将原始文化的神化与神秘化,变得更为世俗化,实用化(外国人敬神,是向上帝忏悔自己的罪恶,寻求救赎;中国人敬神,是给神以贿赂——许愿,寻求利益。此类区别,亦不能说没有儒家的影响)。但理性主义毕竟不是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儒家虽然关注的是“人”,但不是个体的人,而是人这个群体,将群体的人置于功利性的框架之下。所以先秦理性精神也未能孕育出“科学精神”、“人文精神”。而道家正是儒家的对立面,如果说儒家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经理人,道家则是一个追寻诗和远方的游吟诗人。从而也可以看出,儒家是这个社会的主流,道家只是补充。大抵是“得意时儒家,失意时道家”,人总有得意和失意之时,各得其所。建筑方面则延续了儒道互补(儒主道辅)的思想,“它是以可以玩赏的自由园林(道)来弥补居住的整齐屋宇(儒)罢了”。
 

图注:百家争鸣
 
        文学上的理性是赋比兴原则。各种诗词文风正是“情感、理解、想象诸因素的不同比例的配合或结合”这一原则与鸿扬整体产品中核心元素、主题元素、通用元素、创意元素,以及设计时的元素比例何其相似!赋是核心元素,没有赋,则比兴无所依附;比,是主题元素与通用元素,是与核心元素相关、相通、相依附的;兴,则是创意元素。一个家居设计,有了这四类元素,就像一篇赋比兴都恰到好处,文采飞扬的诗篇。可见,不同的美都是有其相通的审美原则。
 
读《青铜饕餮》有感
鸿扬集团家网事业部 宋华利


         明人不说暗话,看了四五遍《青铜饕餮》,才勉强跟上美的时代步伐。
        如何看待美?什么样子才是美?美,是怎么来的?
        如果论审美,还能让我谈得上道的,可能只有我们的28大主题系列,从渊源、从逻辑、从元素说个三道个四。
 
        由28大主题之美,到今天细读《青铜饕餮之美》,仔细一想,我们发现——美,很多时候是一种肤浅的感觉,或者说这个感觉到不到位,在于每个人的内涵与深度,而内涵与深度的区别在于对历史、人文、宗教、地理等各种知识的理解与总结运用,正如知识的四个层次:了解、理解、掌握、运用,我们读的书,往往浅尝则止,之后在时间的长河中灰飞湮灭,而此书作者李泽厚先生正是站在知识的至高点、多纬度的总结和提炼,在古今文化中穿梭自如,深入浅出,帮我开启《美的历程》。
 

图注:商人面纹方鼎
 
        那个时代为什么会有青铜饕餮?青铜饕餮为什么是狰狞恐怖的?我们往往只感觉到狰狞恐怖,为何看不出它的稚气之美?
 
        陶器时代的纹饰,大抵是都脱离物质生产的氏族部落成员全民性的观念和想象,随着时代的进步,物质劳动和精神逐渐分离出来,出现了最早一批思想家,或者说是宗教性的政治宰辅——巫、尹、史,他们在宗教的衣装下,为本阶级的利益出谋划策,他们能“真实的想象某种东西”,以写实图像的形态表现在青铜器上,以饕餮为典型代表。饕餮是什么?来源于动物或兽,但被神化放大,此物非凡物,它一方面是恐怖的化身,对异氏族和部落是威惧和恐吓;另一方面保护神的化身,对本氏族和部落具有保护的神力。双重性的宗教观念,情感和想象凝聚在饕餮身上,恰好表达了初生阶级对自身统治地位的肯定和幻想。
 

图注:汉代壁画——逐鹿之战
 
        原始社会的人类,几乎都是采用野蛮的动物般手段在演进,这是历史的真相,野蛮和文化从来都是相向而生,在那个如火烈烈的年代,虽然出现了初生的统治阶级,而人类文化还是相当的落后,因而在各式饕餮种种凶狠的形象中,仍然保持着某种真实的稚气,有单纯、有简单、有夸张等手法,从而使这种豪不掩饰的神秘狞厉,反而荡漾出一种不可复现和不可企及的童年气派的美丽,有着某种原始的、天真的、拙朴之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你能意会吗?
 
         社会愈发展,文明愈进步,也才愈能欣赏和评价这种崇高狞厉的美,毕竟是那个如火烈烈的社会时代精神美的体现。
 
         今天物质文明高度发展,宗教观念已经淡薄,残酷凶狠已成陈迹的历史,却掩盖不住历史喷涌向前的力量和“命运的神秘安排”,这份精神的养料从而被人们理解、欣赏和喜爱,可能也恰恰是我们这个时代所缺少的。
 
乐读明志,书香鸿扬
更多优秀的读书心得,敬请期待

走进鸿扬
鸿扬简介 鸿扬文化 鸿扬荣誉 鸿扬创新 鸿扬大事记
资讯中心
鸿扬人 鸿扬动态 媒体报道 客户感言 20周年专栏
人才招聘
社会招聘 校园招聘
400-0848-222
0731-84455182
周一至周日 8:00-18:00
(仅收市话费)

扫一扫,关注有惊喜

需求式家装 -给您一个好看好住的家!